<input id="cpboy"></input>

    1. <table id="cpboy"><label id="cpboy"></label></table>
        <input id="cpboy"><output id="cpboy"></output></input>
      1. 油價崩盤,水比油貴的局面是什么造成的?
        發布者:lzx | 來源:能源雜志 | 0評論 | 1373查看 | 2020-03-09 16:16:40    

        2020年3月9日,成為全球原油行業近5年來的“黑暗日”,油價驟然崩盤,跌破30美元大關,引發行業哀鴻一片。


        30美元/桶的原油究竟是什么概念?國際原油一桶是158.98升,每升原油0.19美元,即1.3人民幣。農夫山泉的價格在每升2元左右,水比油貴的日子來了。


        新低仍在刷新。如此雪崩時的油價大跌,源自上周五OPEC+政策會議上俄羅斯同OPEC就減產協議的談崩,OPEC主力國沙特阿拉伯采取激進措施,計劃下個月將石油產量提高到遠超每日1000萬桶的水平,打響全面價格戰,對原油價格進行了30多年來的最大下調。


        截至發稿,WTI原油最低跌至27.38美元/桶,布倫特最低達31.02美元/桶,日跌幅均從最大30%左右開始收窄。


        沙特“自殺式”石油戰


        在3月5-6日召開OPEC與非OPEC部長級會議上,歐佩克提議深化減產150萬桶/日;其中歐佩克100萬桶/日,非歐佩克50萬桶/日。


        此前一度放風稱同意減產的俄羅斯卻因深化減產和減產配額拒絕了這項提議。俄方表示已經為油價下跌做好準備,認為深化減產行動并非解決方案,只會導致美國等其余國家占領市場,傾向于維持當前的減產水平,希望等到6月再決定是否深化減產規模。


        而此前的減產協議,將于3月底到期,從4月份開始,OPEC+的各國即可以不受此前減產協議的約束,而重新增產原油。


        “俄羅斯在減產期間持續增產,擠占了沙特的市場份額,在最大的中國市場尤為如此,沙特的犧牲沒有獲得應有的收益和尊重。”中國海油能源經濟研究院原首席能源研究員陳衛東表示。


        談判未果引發了沙特的“自殺式”石油市場戰。據悉,沙特阿美對亞洲,歐洲和美國的客戶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折扣,以吸引煉油廠使用沙特原油。聲明文件顯示:4月賣往亞洲的原油定價下調4-6美元/桶;4月賣往美國的原油定價下調7美元/桶;最驚人的是,賣給西北歐煉油商的旗艦級阿拉伯輕質原油折扣擴大到8美元/桶,售價低至10.25美元/桶。


        彭博的消息稱,據知情人士透露,沙特阿拉伯私下告訴一些市場參與者,該國在必要情況下還可以大幅提高產量,甚至達到創紀錄的每天1200萬桶。


        在疫情導致石油需求受挫之際,沙特的增產將使石油市場陷入混亂。周末交易的中東股市出現暴跌,其中科威特一度觸發熔斷,而沙特阿美這家巨無霸也未能扛住殺跌,一度跌破發行價。


        科威特股指跌幅超過10%,旋即觸發熔斷。沙特股市亦暴跌超過8%。阿聯酋、以色列股市亦大幅走低。


        盡管減產協議的談判道路還未封死,但沙特一言不合就發難的作風令談判的誠意和市場的信心都備受考驗,一旦OPEC+淪為雞肋,則減產協議也將曙光不再。


        本就孱弱的供需


        根據OPEC的最新報告,其對2020年全球原油需求增長的預期,已經從此前的增長99萬桶/日,而調降至48萬桶/日,鑒于當前全球冠狀病毒疫情仍在蔓延,宏觀經濟層面受創嚴重,該預期有進一步調降的可能,對全球原油走勢有著明確的壓制。


        鑒于此,市場對OPEC+繼續擴大原油減產規模,從而穩定供需和油價形勢滿懷期待,盡管不能因沙特的發難而破滅這一希望,但心平氣和地重回談判桌已是不可能。


        據IHSMarkit近日報告,第一季度全球原油需求預計同比減少380萬桶/天,并稱,OPEC的產量目前處于17年來最低水平,隨著買方在3月至4月減少訂貨量,產量可能進一步下降,但產出下降幅度仍小于需求下降幅度,這意味著石油庫存可能大幅增加,尤其是在中國和中東地區。


        在新冠肺炎疫情沖擊全世界經濟活動的情況下,需求大幅下滑,主要產油國之間的摩擦范圍可能會進一步擴大,美、俄、沙特之間的“三國殺”或許正在上演。


        陳衛東認為,“石油是買方市場,新冠肺炎對全球治理是一次‘極限測試’,對石油天然氣行業測試的結果是進一步的消費減少。長期的‘機動生產者’的角色不能再為沙特爭取到期望的結果,轉變被動策略,主動進攻,增加產量已獲得必須的收益。”


        “對市場而言,原油已成為比冠狀病毒更大的問題,”Vital Knowledge創始人亞當·克里薩弗利(Adam Crisafulli)周日表示。他補充稱:“如果布倫特原油價格繼續下跌,標普500指數幾乎不可能持續反彈。”


        業內人士認為,沙特震懾策略的目的在于以最快的速度給俄羅斯、美國和其他產油國帶來最大的痛苦,以期將其逼回回談判桌,從而循序逆轉策略,一旦各方達成協議就開始減產。


        誰得利?誰最慘?


        就產業鏈細分環節來看,油價大跌對上游開采及衍生油服行業構成利空,中游煉化行業則受益于成本的降低,會產生正面拉動效應。


        從港股表現來看,受油價暴跌影響,恒生指數跌近4%。石油概念全線低開低走,截至午間收盤,中海油跌幅收窄至16.48%,中國石油跌9.3%,盤中股價為2003年下半年以來最低;中國石化跌4.33%。


        受油價大跌影響的重災區無疑是油服行業,低油價將直接影響到油服公司的賬款交付以及油田服務業務。港股表現來看,中海油田服務跌17.88%,安東油田服務跌14.67%,中石化油服跌5.71%。


        但從A股表現來看,油服、煉化行業的個股漲跌并不統一。上海石化大幅高開后漲停,報4.95元,恒力石化、恒逸石化兩家煉化行業代表企業則下跌超過4%。中國石油在低開低走后,于午后上揚,截至完稿跌幅收窄至0.77%;中國石化煉化產業龐大,在低開震蕩后轉入上揚,最大漲幅為5.7%報5元。


        目前中國的石油對外依賴度在70%以上,受國際油價影響較大,低油價在沖擊國內上游開采環節的同時,對依賴進口原油的煉化行業呈現利好。中泰輕工團隊認為,伴隨油價下跌,作為石油下游的塑料、橡膠制品產業鏈,有望迎來成本壓力釋放機會,塑料包裝有望顯著受益。


        中泰證券表示,對輕工制造行業而言,油價下跌主要利好包裝企業,作為以石油為原料的塑料、橡膠等產品,油價下跌有望帶動產品價格下降,而作為塑料、橡膠等產品下游的包裝行業企業有望在原材料價格下行帶動下釋放成本壓力。


        成品油價格是否會受此影響成為消費者最為關心的問題。從發改委成品油價格機制來看,將每桶40美元定位調控下限,當國際原油價格每桶低于40美元時,國內汽油和柴油最高零售價不再降低。

        最新評論
        0人參與
        馬上參與
        苍井空免费线在线观看-丁香五月开心婷婷综合-中文字伊人大蕉香大蕉-大飞网